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基本常识
县委书记转型养猪:人有时不是人 猪永远是猪
  
  来源: www.bnpitaly.com 点击:829

最近,一篇文章《我是养猪人》让朱爱民重返公众视野。2015年9月,朱爱民加盟天邦,担任天邦副总裁兼寒食味食品集团总裁。

在这篇文章中,朱爱民说人有时不是人,猪总是猪。

1966年出生于安徽省长风市朱爱民,先后担任巢湖市地委书记、巢湖市市委书记、居巢区委副书记、巢湖市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、信访主任、县长、党委书记、临泉县委书记。

2011年4月,国土资源部宣布时任县委书记的朱爱民在保护碧桂园,在另一个地方工作的朱爱民因非法侵占安徽和县碧桂园而被撤职。

官方沉默两年后,朱爱民被调到阜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担任副主任兼工作委员会委员。

对外界来说,这是他恢复正常工作的信号。然而,他没有考虑到这一点。他从政府辞职,并愿意成为一名“养猪人”。

沉默两年后,朱爱民经历了什么,如何理解身份的改变?你如何看待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?

网易《知道》(以下简称《知道》)话题从官场转移到了养猪场前党委书记朱爱民,讲述了他从“管人”到养猪的经历。

“人不会永远正直无私”

《知道》: 《我是养猪人》在文章中,你说因为姓氏和家庭组成,你从小就对猪有说不出的经历和感情。当“你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一个大养猪场,看到一排排的栅栏、整齐的材料线、水线、天真的小猪和安详的母猪,你就知道现代猪是什么了。”有些人认为你对猪的评价有点夸张。

朱爱民:一点也不,因为这是我的职业。我热爱这个职业,我会尊重这种经历,就像坠入爱河一样。

《知道》:文章说,“有时候人不是人,猪永远是猪”。你能解释一下吗?

朱爱民:你知道。人更复杂。他并不总是正直无私的。他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帮助别人。人太容易改变了。但是猪不能吃、喝和睡。他对人的感情不会改变,他给人的东西也不会改变。

《知道》:是因为人性还是环境,人们才会善变?

朱爱民:两者都有。

《知道》:你说过“不是人类”吗?

朱爱民:人们倾向于受益和避免伤害。通过实践,我的改变不再轻信。

《知道》:你知道你正在向你认为理想的方向转变吗?

朱爱民:是的。

《知道》:我还在你的文章中看到一句话,“对猪做你不想对自己?龅氖隆薄?

朱爱民:是的,我们对猪的温度控制环境都有严格的要求,也就是说,我们必须考虑猪的想法,注意舒适程度。目前,国内许多行业都存在严重问题,尤其是食品安全。我们只想成为安全食品的供应商,并培育中国最好的猪。我们依靠良知和技术来奠定高端饲料的世界。明年我们还将生产无抗生素猪肉。

《知道》:我知道精确扶贫也已经成为你们企业的发展模式?

朱爱民:是的,我们是生态养殖、精确扶贫和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。因为从我在共青团、信访局和县委书记县长工作的时候起,信访局就一直是感情最深的单位。它使我能够了解社会的许多方面和人民的苦难。

《知道》:你能给我举个例子吗?

朱爱民:因为城市的拆迁,老百姓去市委堵了门。那是我被任命为巢湖市信访局局长的第二天。那时,老百姓邀请我在家谈话。有些人建议我不要去,但是当我去的时候,他们没有打我,而是拿出了放在壁橱底部的茶给我喝。后来,事情解决了。因此,只要政府采取行动,老百姓就必须心存感激,也就是说,“如果官员不为人民做决定,不如回家卖红薯”。

同样的道理

朱爱民:我知道每个人和每个阶层的痛苦。我一步一步来到这里,包括我自己的挫折。我也不希望这种痛苦和困难发生在我的家乡,我的朋友们,所以我帮助他们,尽我所能。

“无论对错,都必须服从”

《知道》:你觉得贺县的田园项目怎么样?

朱爱民:碧桂园项目工地是一片山地,是一个干部们哭泣不愿去的地方,也是一个普通人不愿回来工作的地方。现在它是全县最富有的地方,一个外人都想去的地方,石羊镇也是全县税收最高的地方。

《知道》:我在2009年宣布你调任决定的县干部会议上看到,你搭档的同事评论说你非常有效率,善于规划全局。你觉得这个评估怎么样?

朱爱民:我喜欢制定计划,通常是五年。我也相信系统和专家。根据国家规定,乡镇党委书记在三年内不得调离岗位。我想在这两个县做一件事,完全实现我的想法。

《知道》:迷信系统,迷信专家怎么说?

朱爱民:如果我在做决定时拿不定主意,我会邀请相关专家来评判。如果我还是不能下定决心,我会邀请另一组专家来评判我面前的专家,所以事情基本上就解决了。

调到临泉县后,时任安徽省委副书记的王明方来视察,问我临泉怎么样。我说人们可以使用它,人们期待发展和改变。临泉县当时落后,毒品泛滥,气氛恶劣。然而,临泉的未来是不可避免的。出于这个原因,我先戒烟了。

然而?魑爻ぜ嫦匚榧牵诹偃牧侥炅闼母鲈隆⒁荒炅惆烁鲈潞土礁鱿氐娜甑淖芎停恍业氖牵飧鱿敕ɑ姑挥型瓿伞?

《知道》:那么处理侵犯郊野公园土地占用案的决定是非常突然的?

朱爱民:这可以说是“飞行”和“不假”。2006年12月,我去县城工作,2007年12月,我被任命为党委书记。郊野公园项目于2006年5月在香港签署。我于2009年4月8日被调到临泉县,并于2010年12月23日离开临泉。所以这很委屈,但总得有人承担责任。

《知道》:当时你反对这个决定吗?

朱爱民:无论对错,你都必须服从。如果你反对并再次抱怨,你仍将被追究责任。此外,结果只会涉及更多的同事和下属。

《知道》:那你为什么要承担责任?

朱爱民:因为我是唯一被转移到其他地方的人。当我知道结果时,我不能改变它。

《知道》:你对离开岗位的时间非常敏感。

朱爱民:对时间非常敏感。我也非常清楚地记得一些历史事件的时间。

《知道》:你对历史感兴趣吗?

朱爱民:我不是特别感兴趣,但是让我在唱歌的时候遇到挫折。我可以认为每件事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。另一方面,任何重复的经历都是有意义的。

《知道》:从2010年被解雇到2013年5月被重新任命为阜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,他自己做了一些事情?

朱爱民:经过这么多年的忙碌工作,我终于有时间阅读和整理我的心情。

《知道》:在家呆了两年?

朱爱民:嗯,我在家呆了两年,闭门思考。我买了很多书,从《知道》开始,我读了四本书和五部经典,不同版本的中国历史,和三个版本的《左传》。时间可以杀死一切。世界上十件不愉快的事情中有九件。任何事情的关键取决于你如何对待它。

所以说到过去,我没有遗憾。弗罗斯特有首诗《论语》。我的理解是世界上有成千上万条道路。人们只能选择其中之一。你不知道哪条路风景最好。但现在看来,我走的这条路是我认为最好的。

《未选择的路》:你是如何决定养猪的?2013年5月,他被调到阜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,外界似乎已经开始恢复正常。

朱爱民:那时,我只被分配了一个职位,没有要求我去上班。这只是一个过渡。我知道

“如果每个人都崩溃了,这个社会就不会运转了”

《知道》:你认为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如何?

朱爱民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规则。在中国的传统社会,人们尊敬官员,他们的饭更容易吃,因为官员有权力,商人想用其他东西,因为他们没有权力。其中一些通常是非法的。但是党员有组织纪律和法律,所以官员在与商人打交道时需要有分寸。商人应该比官员更自律,遵守规则。

并非所有官员都必然腐败,并非所有投资促进和资本引进都是官员和商人之间的勾结,并非所有重大项目都是权力和金钱的交换。如果每个人都崩溃了,社会将无法正常运转。

《知道》:从官员到商人,你对自己的身份做了哪些调整?

朱爱民:我每天的日程安排基本上是早上5: 00起床,走到河边一个小时,回来洗澡吃饭,读三篇文章《知道》,几首古典诗歌,看半小时新闻,7: 30去上班。晚上没有娱乐接待。一个是上网。剩下的时间是阅读,有时玩围棋。目前的状态是四个字“简单快乐”。

《曾国藩日记》:我听说你写了几千首诗?

朱爱民:我在QQ空间写了一些我想不起来的东西。写下来让我的朋友们看看。这是我安慰自己和恢复自我的方式。

《知道》:在普通人眼里,没有党委书记就很难接受养猪。你认为这个观点怎么样?

朱爱民:没有特定的事情可以做,也没有人天生就该做。一切都是机会。

《知道》:我过去以官员的身份与企业打交道,但现在我以企业的身份与政府打交道。你怎么理解这样的交换?

朱爱民:虽然这两个地方不同,但他们的目标是一样的。当我在政府的时候,我说如果企业不能在这里赚钱,那就太可惜了,所以地方政府应该多考虑一下企业。此外,企业还需要知道政府的想法和需求。在我们的行业里,没有税收,而且有很大的土地面积和很大的环境保护压力。然而,我们认为,首先,环境保护应该做好。这是前提。其次,我们可以与地方政府合作,进行精确的扶贫。我们还可以解决一些就业问题,发展整个产业链,为当地经济的发展做出一些贡献。因此,两者需要更多的交流。

从政治到商业,从领导的角度来看,我的宽容和同情心有所增加。与之前的命令不同,我更注重考虑他人和相互理解。

《知道》:你很难从官员变成商人吗?

朱爱民:这并不难。企业中的人持怀疑态度,官员们在开玩笑。这并不难,因为我自己的态度。我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。我想我可以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导者。

所以不要把过去当成负担。我经常告诉我的同事,中国文人最大的悲哀是他们没有遇到人才。我一直相信诗人李露的话:“如果你总是把自己当成珍珠,你将永远有被埋葬的痛苦。把自己当成泥土,让人们一路践踏你。”

《知道》:这是不是太谦虚了?

朱爱民:我愿意在这个世界上做一个谦虚的人。

友情链接:
章贡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bnpitaly.com 技术支持:章贡资讯网 | 网站地图